你才25歲,有能力成為任何想成為的人

你才25歲,有能力成為任何想成為的人

我昨天遇到一個人,

感覺他非常有意思,

印象深刻。

但後來就再也碰不上了,

人生就是這樣。

朋友問我「有喜歡的人嗎?」

本能的回答「沒有啦。」

但是腦海中卻浮現出你的面容。

他本來渾身是光,

有那麼一瞬間,突然就黯淡了,

成為宇宙里一顆塵埃。

我努力回想起他全身是光的樣子,

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後來才發現,

那是第一次見到他時,

我眼裡的光。

世上的事情都經不起推敲,

一推敲,哪一件都藏著委屈。

有些人註定和大部分人不同,

他們光是活著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五歲時,媽媽告訴我,

人生的關鍵在於快樂。

上學後,

人們問我長大了要做什麼,

我寫下「快樂」。

他們告訴我,我理解錯了題目,

我告訴他們,他們理解錯了人生。

人生真是奇妙,

有時自己覺得璀璨奪目、

無與倫比的東西,

甚至不惜拋棄自己的一切,

也要得到的東西,

過一段時間,

或者稍微換個角度再看一下,

便覺得它們完全失去了光彩。

我開始疑惑不解,

自己當時看到了什麼呢?

這世界本就沒有任何一句話,

可以讓你醍醐灌頂。

真正叫你醍醐灌頂的,

只能是一段經歷。

而那句話,

只是火藥倉庫內劃燃的一根火柴。

低頭是一種能力,

它不是自卑,也不是怯弱,

它是清醒中的嬗變。

有時,稍微低一下頭,

或者我們的人生路會更精彩。

你要記得那些黑暗中默默抱緊你的人,

逗你笑的人,陪你徹夜聊天的人,

坐車來看望你的人,

帶著你四處遊盪的人,

說想念你的人。

是這些人組成你生命中一點一滴的溫暖,

是這些溫暖使你遠離陰霾,

是這些溫暖使你成為善良的人。

「你是在哭的最傷心的那個晚上,

變成大人的嗎?」

「不是,是我忍住沒哭的那個晚上。」

許多事情,看得開是好;

看不開,終歸也要熬過去。

別以為看不開就不會過去。

在我們那個年代張曼玉講過一句很厲害的話,

「我覺得美不是一切,它很浪費人生。

美要加上滋味、加上開心、

加上別的東西,才是人生的美滿。」

你要趁年輕,去吃,去愛,去幻想,

去豐富內核,去構建的正確的審美觀。

一路走來的跌跌撞撞,

包括各種聲音,

所有東西匯聚到一起,

成為了今天的我,

無法判斷經歷的對與錯,

但少了哪個環節都不行。

作為普通人來說,

迷茫是人生常態 ,

但是不要迷失自己,

我時常這樣安慰自己。

我的天空里沒有太陽,

總是黑夜,但並不暗,

因為有東西代替了太陽。

雖然沒有太陽那麼明亮,

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

憑藉著這份光,

我便能把黑夜當成白天。

我從來就沒有太陽,

所以不怕失去。